第十五章 仙器

这一次郁白的蜗牛形态并没有维持很长时间,第二天就恢复了人形,这一次她又变回了女子形态。

“尊者,你感觉如何?”在她身边守了一夜的牛牛问她。

郁白感觉比之前对灵力运用更加自如,灵力的纯度也要高,当郁白发动灵力让牛牛感受的时候。

“恭喜尊者,已经达到了化形期后期,你这样的修为增速很快。”

快吗?郁白心想道:距离自己来到这个修真世界已经四年了,自己在牛牛的帮助下从一个蜗牛变成人形,好像也不慢。这还是在筠瑶真人的良好的蜗牛身躯的基础上成长起来的。唉不想这些了。郁白甩甩头,把所有的烦恼所有的忧愁通通都甩掉。

想些有意思的,自己认识了乐于帮助自己的牛牛、柔弱却有韧性的柳青莲、可爱善良而又勇敢的徐招娣、还有阿尧……

想起阿尧,郁白突然想起来自己和阿尧竟然睡在一张床上,虽然当时自己是男子,却也微微有些羞赫,耳根发红。甩一甩脑袋,好像能把这些旖旎甩出记忆中去。

在一旁的牛牛看着她一会儿傻笑一会儿甩头,一脸不明所以,却也没问,只是径直走向门口推开门,看见一脸呆傻的阿尧。

阿尧受到郁白灵力的吸引恨不得贴身跟着郁白,但是郁白却能不让他天天跟自己同住一个房间,所以阿尧时刻站着郁白房门外的身影是一道常见的风景。

早晨的阳光斜斜的从门口投射进来,一缕阳光洒在阿尧俊朗的面容上,照进了郁白杏眼中。

阿尧只懵懵懂懂的凝视着不远处的郁白,此时他的眼中只有郁白,仿佛她就是她的唯一。

“走,去看看易言怎么样了。”牛牛带头,一行人浩浩荡荡走向易言的房间。

贤仁堂不大,共有六间房,南面的两间主卧自东向西分别住着郁白和牛牛,西厢房一间住着易言,一间空着,东厢房两间分别住着柳青莲和徐招娣。

他们此行去西厢房去看易言,却碰到了同样去看易言的徐招娣。

远远的招娣就朝他们打招呼:“郁白姐,牛牛姐,阿尧哥你们也去看易言叔吗?我们一起。”

路上,招娣就问郁深去哪了?被郁白慌慌张张给掩饰过去了,徐招娣的心里种下了疑惑的种子,怎么见到郁深是就不见郁白,见到郁白就不见郁深,两人只见其一,牛牛有都喊他们尊者,答案呼之欲出。她却默默的不吭声。

郁白只感觉这条路今天走起来这么长,跟招娣对峙有点尴尬,这丫头真敏锐。

到了易言的住所,众人还没开门,门就从内被打开了,长相俊俏风流的年轻男子破门而出。

此刻,他的眼神清明,行动敏捷。

他似有疑惑的开口:“你们是?我怎么会在此地。”然后直直的看着众人身后的徐招娣。

“你和我的妻子林涵长的真像。”他幽幽叹一口气说,眼中难掩悲伤。

众人……

这……难道,郁白治愈后的后遗症又留下了?易言他失忆了?

事实就是易言失忆了,他的记忆就停留在了,他的妻子林涵死的那天。当牛牛详细为他解释他这百年来的漂泊与找寻,他明显有些震惊。

“你要是不相信我说的话,可以联系你的师弟洛邱,是他送你来的。”牛牛感觉他有些不相信。

“这确实有些匪夷所思,我需要联系我的师弟。”易言还是难以接受,不过他感觉自己的确干的出来为了爱妻离开师门这种事。

“这个孩子真的好像我的妻子,如果你们说的是真的已经过了几百年了,那么她很有可能是阿涵的转世。”易言双眸痴痴的看着徐招娣缓慢说道。

也不知道易言是如何联系洛邱的,不到半个时辰他就到啦。

洛邱赶到的时候,衣摆上潮潮的,发丝上还挂着露珠,显得有些风尘仆仆。人还未到,清朗的声音已经传来。

“师哥,你联系我了。你是不是已经治愈好心殇了?”洛邱欢快的扑进来,抱住易言。

“阿邱,师父他老人家身体可还好!”两人淡淡寒暄。

在洛邱的解释诉说下,易言是真的相信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。自己被逐出师门已成既定事实,接下来自己有何去何从。眼下来说,先要感谢郁白姑娘对自己的搭救。

“多谢郁白姑娘和你哥哥的搭救,在下一时之间真不知该如何报答。”易言想郁白微微一拜。

郁白挠挠头,笑着回他。“不必客气,我们已经和您师弟商量好报酬了。”

易言侧头看向洛邱。

洛邱向其眨眨眼说:“师哥不必客气。”接着又向郁白说:“正好,我今天来了,不如你就说说你想要什么?”

郁白想了想,看了看牛牛,又看了看阿尧,想起上一次阿尧赤手帮自己打到一堆修士,那之后的几天他的手都透着血丝。

“我想要一件趁手的灵器给阿尧,你帮我找一件好的。”

“没问题,不知阿尧兄的修为如何?” 洛邱询问道,一般选择灵器或者仙器都需要与其使用者相匹配。

这……郁白委实不知,总不能告诉他们阿尧是她捡来的吧。郁白求助的看向知情者牛牛。

牛牛叹口气,想了想阿尧的表现,能够轻易闪开自己的攻击,还能够在短时间内解决完一众修士,绝不是简单的修为。

“应该在大乘修为吧!”牛牛猜测道。

易言听完他们的谈话插话道:“我倒是有一件武器挺适合阿尧兄的。”

洛邱听完后表情稍稍有些激动:“师哥,难道你是要将那件仙器,那件叫吞冹的仙器……”

在洛邱的解释下,他们终于搞明白了,原来在易言得结丹典礼上,他的师父给了他一间名叫吞冹的仙剑,据说是乾陵派陨落大能的仙器。但是当时的易言还难以驾驭,而今他荒废了百年时间却还是金丹,他离使用这件仙器的时间还早呢。还不如当作人情送给阿尧。

“只是,仙器不在我身上,我将它放在昆山派的器室暂存。”易言微微皱眉,他对洛邱说道:“师弟,恐怕还得麻烦你再跑一趟师门器室。”

“没问题,当年你那种状态下没能拿走,师父一直为你保留着。”洛邱爽朗回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