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四章阴霾、阴谋

清晨时分晨曦的微光撒下,睡梦中的郁白卷翘的睫毛微微一颤,睁开迷茫的眸子,显然睡意微醺。

郁白眼神迷茫,有些断片。扭头一看,看到古铜色肌理与郁白白皙的肌理色差上,浓与淡相宜,健硕胸膛之上的是阿尧的俊脸,阿尧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郁白。

等等,自己怎么跟阿尧在一个床上!

对了,自己变成男子了,两个大男人挤一挤也没什么不可以。

郁白的心理活动丰富,面部表情也跟着一惊一乍。

不知道是为什么,郁白感觉自己变成男子后反而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开阔不少,比自己之前做女子的时候更加不拘小节。

同时感觉自己的性取向有了显著的变化,之前喜欢帅哥,那么现在就喜欢女子,看到妖娆美艳的柳青莲自己会微微有点心动,但是又能克制住自己。

郁白感觉可能自己已经到了牛牛所说的那种能够接受自己的阶段,自我感觉良好。

*****

郁白在与易言查看精神状况。

“郁深哥哥,郁白姐姐什么时候能回来啊?”徐招娣眨着天真的大眼,弱弱的问“郁白”。

“这……我也不知道,你这么可爱,她肯定尽快回来。”真郁白讪讪道。

“招娣,咱们先来看看易言叔叔的情况。”转移话题中。

将灵力运转至丹田,从手中缓缓输入易言体内,现在易言心口处的漏洞大小已经是在郁白的可控制范围内。

郁白扭头吩咐招娣将牛牛找来。

牛牛匆忙赶来,一脸不明所以。

“牛牛,我需要你帮我护法,我尽全力将易言得心疾驱散。”郁白解释。

“交给我吧,尊者。”牛牛拍拍胸板儿。

郁白静心坐下,将易言摆成同样的坐姿与郁白相对而坐。

这个时候鬼机灵的徐招娣就感觉出一丝不对劲儿,牛牛对郁白姐姐就叫尊者,怎么对郁深哥哥也称尊者?

郁白他们也没想那么多,谁能料到这个鬼机灵的丫头。

郁白潜心运转灵力,这再拉易言最后一把,他就能恢复了。

郁白以神汇意,这是她的一个新招数,她用灵力包裹住易言心口的漏洞,之后她竟进入了易言的灵府之中,看到易言一个人颓废的站在阴霾的角落。他对郁白的大声呼喊置之不理,郁白用林涵的名字刺激他,他的头才微微抬起来些。

此刻的易言面容阴沉眼神呆滞,与郁白第一次见到他时是一样的,看来这就是病源所在。

“易言,你这样颓废下去如何能跟林涵在一起好好生活。”郁白慢慢劝诫。

“阿涵~阿涵在哪?”

“听着,你已经找到阿涵了。只要你能正视自己,走出阴霾。就能跟阿涵生活在一起了。” 郁白边说着,边换化出来现实生活中的徐招娣的音容笑貌。

“是阿涵,我的阿涵。”他边说着就要走出阴霾。

不料,这阴霾竟然化虚为实,像植物一般生长出黑色的藤蔓缠绕住易言的脚踝。

郁白瞬间爆发出灵力,直冲阴霾根系处,两股势力相争,这极为耗费灵元,郁白的本体嘴角流出了鲜血。

牛牛见状赶紧掏出一颗灵丹为郁白服下。阿尧眼神微微闪烁。

“郁深哥哥怎么了。”徐招娣焦急的询问。

“他的情况有些罕见,像是被什么反击了。招娣,你照顾好易言,最好在他耳边唤他。”牛牛沉着分析。

徐招娣点点头。

有了灵丹的补给,郁白灵力稍稍恢复,蓄势待发与之奋战。

易言内心中一开始是消沉放弃,听到郁白提到阿涵,便开始与阴霾抗争,现在他感觉有一个清脆的声音在不断的呼唤自己。

“易言叔叔……易言叔叔”一声声呼唤牵动自己的心弦,易言卖力挣扎。

郁白看到了易言的挣扎,心想就是现在,奋力一拉一举将易言拉出阴霾处。

郁白的灵元也从易言得灵符中飞回自己的躯体。她缓缓睁开双眸,朝众人自信的一笑,成功了!

牛牛表情有几分严肃的朝得意洋洋的郁白说:“回头告之我详细经过。”

郁白微微点点头,走向易言,这一次检查的结果是易言心头的漏洞消失了。

回到自己的房间内,郁白终于撑不住了,零星光点闪过,郁白又变成了蜗牛形态。原来是她领了耗费太多无法维持化形,郁白不禁感叹:这次玩大了,灵力耗费的忒快了。

等到她再次醒来的时候,她发现自牛牛的大脸在自己跟前。

“尊者,你现在感觉怎么样。”牛牛对着处在聚灵阵中的蜗牛形态的的郁白说。

“现在感觉好多了,但是我还要保持蜗牛这个状态多长时间?”郁白弱弱的问。

“这要看你自身的情况。”

说到看自己,郁白发现自己虽然现在感觉灵力匮乏,但是有所不同的是,自己的灵脉好像拓宽了,以前只细细的一根,现在已经有些宽度了。

郁白将自己在易言灵府中所闻所见与牛牛娓娓道来,此时的郁白其实并不知道灵府是什么。

“灵府是所有修士的精神之宅。但是修士的灵府是很隐秘的存在,轻易不能让他人进入。尊者,你竟然能无视他人的意愿进入其灵府。”牛牛都不知道尊者还有这项能力。

“对了,你说的……阴霾”

“在我的灵府里,虽然我不知道这叫灵府,但是我却能来去自如。”郁白想了想说

“不如,你来我的灵府看看这朵阴霾。”两人一商量,就进入了郁白的灵府。

与易言灵府不同的是,郁白的灵府生机勃勃,让人精神为之振奋。随着郁白的渐渐引入,在一个角落里有一个光团子,郁白素手一指,指向这光团子。

“就是这个,本来是黑乎乎的一团阴霾,但它机器具有生长性,一旦落入灵府就会扎根,从而侵蚀心智,所以灵府中的灵力包裹住它。”

“尊者,你是说这东西出现在易言的灵府中。那么也就是说易言这几百年来的痴傻疯癫是有人故意为之。”

两人突然发现,这个悲壮的爱情故事背后还有这阴谋的味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