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一章 轮回

易言是清丰真人的亲传大弟子(郁白他们还是被迫听完了洛邱的叨叨),是本门派几百年难出的一代天才。

仅仅二十几岁就达到了金丹修为,再加上他又是仪表堂堂,在当年可以说是炙手可热。许多其他门派的道姑都纷纷慕名而来,希望能同他结为道侣。

修真界对性别没有太多束缚,许多道姑大胆追爱,并不遭世人诟病。

易言一方面是为了躲避这些诟病,一方面是去历练。便领了门派的任务,去凡间追查那些做出有违天理事情的修士。不料被那些修士暗算,身负重伤。他便栖身一户人家中,那户人家看他相貌上佳且出手不凡,他们就让自己最疼爱的二女儿照看他,并希望二女儿能够攀上高枝,却被易言毫不留情的撵出去。却没想到第二天,他的门外一个娇小的身影一闪而过,门前就多了一些饭食。如此常此以往,易言倒是好奇是那个人影,最后发现是这家的小女儿。

在郁白和牛牛多次不耐烦的打断之后,洛邱加快了讲述节奏。

反正在一来二往之后,初入人世的易言和那位名叫林涵的女子两人坠入爱河。但是易言长时间滞留在凡界迟迟不回,引起了门派的注意,派洛邱前去召回易言。而易言就躲着洛邱不想回去,最后还是被鬼机灵的洛邱逮住了。

易言不得不回归门派,但是经常找借口去凡界。有一次,在门派中滞留的时间太长,回到凡界是已经物是人非,他的妻染上瘟疫逝去了。

易言伤心难过不甘心,他想要找回他爱的人。因为凡界有轮回一说,他便荒度年华不思修炼,终日在凡界飘荡。清丰真人终于得知自己的爱徒在凡界干了什么,这可是违反门规的事儿。

在多次劝说易言无果后,清丰真人只得将易言逐出本门。易言在凡界游荡了已经近两百年年,仍旧没有找到林涵。他空有一身修为,深深的执念,每天生活的如行尸走肉,只怕心病已经根深蒂固。

易言终有些不忍,这次能碰到一个有幻术的修士,希望能够断了他师哥的执念。

洛邱讲完后看了看这这几个人的表情,都是一脸沉重,其中娇俏的牛牛耷拉着嘴角。娇美的郁白微蹙着眉头。只有阿尧面无表情一脸不为所动。洛邱还是比较满意自己讲故事的水平的。就是感叹阿尧这个人太心硬了。

不得不说洛邱的这张嘴皮子和他的脑瓜子是比较好使,懂得永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方法打动别人。

起码郁白现在就有想要帮易言走出感情阴影的冲动。

“我同意帮你师哥。”郁白眼神坚定的说道。

“原来会幻术会治疗脑疾的这位美丽的仙姑。”洛邱恭维着朝着郁白说道。

“我还以为是门口站着的小妹妹是呢!那么嚣张!”他对着站在门口的牛牛意有所指的讽刺。

“我劝你还是不要惹牛牛,她很厉害的。对了,将你打晕抓起来的就是牛牛。”郁白好心提醒。

“真想不到啊,这位仙姑小小年纪竟然就有如此高妙的修为。真是年轻有为啊。”洛邱讪讪的笑,并且有意去派牛牛的马屁。

可是他却拍马屁拍错了地方,牛牛讨厌有人说自己年纪小。再说,牛牛比这位洛邱都大了一千多岁,是真正的前辈

果然,牛牛不屑的轻哼一声便离开了房间。

洛邱又想去恭维阿尧,朝着阿尧滴溜滴流的转着眼珠子。这洛邱不去当公关可真是浪费了人才。

“别想着唠了,还是赶紧去办正事吧。”郁白打断了他,解开了捆绑他的绳子。

他们去了易言所在地,据洛邱所说他这几年经常在这边晃荡。

这是一片比较繁华的闹市,街道各处充满了嘈杂声喧哗声,小孩子们在街道里你追我赶哈哈大笑,大人们为生计辛苦奔波。小商贩摆摊位卖力吆喝。大多数路过的是身着布衣的平民,少数是些衣饰华丽的富人漫步在街道。偶遇一些乘坐轿辇的达官贵人,所有人就要为其让道。

十分具有烟火气息,与郁白平日的枯燥无味的修炼生活截然不同。

“师哥,你怎么又在这里。”洛邱对着坐在街角的一个胡子邋遢,双眼无神的男子说。他衣衫破烂的蹲坐在地上,面前零星扔着几文钱,但他却不像其他乞丐一样双眼紧盯钱银,而是用那双无神的双眸看着街上路过的一位又一位的姑娘。

洛邱急忙拉起来这男子,这男子也就任由他拉拽。

“这……就是易言吗?”郁白看着这男子红唇微张,有些吃惊。

洛邱不在像之前那样活泼,有些沉重的点了点头。

这男子好像有些回过神来。勉强提起精神抬起头去应付洛邱“师弟,不是说过不用来看我了,好好照顾师父他老人家就行。”

“师哥,我找到林涵了,只要你跟我走……”洛邱想骗易言去贤仁堂,毕竟在这闹市不好施展幻术。

“真的,你确定是林涵。我得去看看。在哪?快带我去。”易言有些听到“林涵”这两个字都有些癫狂。

据洛邱所说易言已经被骗过很多次了,有骗钱的,骗得他去偷窃劫掠钱银;有骗色的,骗得他去青楼当小倌……几乎被骗无数次,但他执念依旧,他依然肯相信能找到林涵。

当易言到了贤仁堂,他坐下就吵着要找林涵。巧的是,这个时候徐招娣来找郁白有些事情。

七八岁的小女孩,脸色不复刚来贤仁堂时的清灰色,现在女孩的脸颊上布满了红晕,透漏着健康,这也表示在她贤仁堂生活的很好。

她白皙的小脸上两个梨涡若隐若现,看到郁白后她的脸上笑容灿烂,红唇微张喊着“郁白姐姐”。一蹦一跳,头上两个小辫随着她的动作一翘一翘的,灵动如脱兔。就像是年画里走出来的童子一半可爱。

这时,易言抬头看见了招娣,他像一阵风一样跑到招娣跟儿前。伸出双手想要抱住她,双手伸到一半微微颤抖又伸了回去,似乎怕眼前的一幕是假的。

“阿涵,是你吗?”易言嗓音沙哑双肩微微颤抖。

而招娣突然被一个邋遢大汉围住,说不怕也是假的,但是她非常懂事,她看到这个大汉原先是坐在郁白跟前的,她想这个人应该不是坏人。她只能睁着湿漉漉的双眼求助似的看相郁白。

“郁白姐姐,他要干什么?”招娣有些害怕还有些好奇。

“招娣别怕,这个叔叔脑子有病?你先别动……”郁白微微有些不知所措。

不光郁白有些懵,众人中除了阿尧都有些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