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章 心魔

凡人,即平凡无奇的人。这些人当中极少有人有人能够成为修士,他们主要的特色就是轮回,一代而亡后又一代兴起。

而修士更多的是从修士得后代中选择。一旦成为修士则表示不再可以转世投胎,可以说这条修炼的大道是一条不归路。

修士又分为人修和妖修,在人修和妖修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,又出现了魔道。这些人修和妖修或因为心魔或者因为什么事情而堕入魔道,这些人自称为魔修,至此就有了人妖魔之分。

每个世界都有其法则,这个世界的法则有其一便是凡人和修士的纠缠不会有好结果,对凡人不好对修士也不好。

就像前面的修士找凡人女子当鼎炉,对于这个人类女子来说她付出的是生命的代价,但是人类女子仍然可以投胎轮回。

而对这个修士来说表面上看他们是暂时提高了修为,付出的代价则是则是大道的终止。

……

阳光西斜,渐渐落入黑幕,黑夜正式来临。

一道黑影迅速闪入贤仁堂,进入后院左瞧右看,还没来得及蹦哒,就被另一道黑影一掌劈晕了。

这其中的一道影子就是牛牛,早在那人靠近贤仁堂的一刻,牛牛就察觉到了。

牛牛的神识已经能够覆盖这整个院落,缓缓蹲下解开地上晕厥过去的黑衣人的面罩,随即露出一副年轻的面孔,白皙的皮肤上,眉目清秀,睫毛纤长,鼻梁微挺,嘴唇微嘟。身量纤长,倒是一个美男子。和阿尧的逼人的俊美不同,这个男子是秀气的美。反正挺对牛牛的审美。

牛牛忍不住去拨弄了下男子长长的睫毛。心想这小子,没有两下子竟然还敢夜闯别人家。

等到男子醒来,天色已经大亮,他一瞬间的忙然后突然想起来自己是来干什么。四处环顾,发现旁边坐满了人,而自己被牢牢地绑在木板上。

“你来此地是干什么的?有什么目的?”先开口的是一位娇小可人的姑娘,操着一口清脆的嗓音问道。

这个娇小可人的姑娘就是牛牛。

“你是修士吗?”男子不答反问,嗓音清冽。

“我问你呢?你干什么来的?废话,我要不是修士能打倒你吗?”牛牛被套话而不自知。

“你是修士,那我就没白来。”男子自顾自的说。

“在下乃是昆山派清封道长门下的亲传弟子洛邱,特来此地来求医看病。”被绑着的洛邱身体微微前倾故作潇洒的说道。

又是昆山派,前这令郁白等众人感叹不已,前脚刚解决完的鼎炉事件与昆山派的九层阵法有关,这后脚昆山派的的亲传弟子就闻风赶来。看来昆山派与凡间的纠葛不小啊。

“求医有你这样鬼鬼祟祟的吗?”牛牛说着说着都忍不住翻白眼。

“我这不是测试测试你们的实力吗?很显然你们很有实力,成功的偷袭了我。话说偷袭我的是哪位?”洛邱很是欠揍的说。

要不是郁白拦着,牛牛就能再次把他敲晕了过去。一个大乘初期的妖修打晕一个元婴后期的修士绰绰有余。

不能跟这个嘴欠的人废话了,牛牛都被他激的失去理智了,郁白直接跟他切入话题。

“你得了什么病?为什么要来我们药馆看啊!”

“不是我的病,是我师哥的病。他得了心病,我感觉他精神有些错乱。”

“我们这里不治这种病。”郁白试探性的说。

“好了,就别买关子了。我已经得到消息,你们中有人能够破幻阵,前段时间你们这间药铺还治好了一个凡人的脑疾。” 洛邱直接开门见山。

“好,那么你又是如何得知这些消息的,你和这些人是什么关系?”郁白终于问出了大家想要知道的。

“别误会,我跟他们不是一伙儿的,但是九层阵法的确是我派的,我们得知这件事的时候事情已经发生了。”

“但是我是如何得知的,是本门的秘辛,不能透漏给你们。你们只要知道,祸乱凡界的修士我派已经抓捕起来,接受本派的秉公处理。”也就是说是他们从那些方脸道士等人的口中得知的消息,具体怎么得知的就不能告诉我们了。

“这次是本门理亏在前,希望各位能够原谅,那么我们也绝对不会透漏各位与凡界的纠葛,这是一笔多么划算的买卖。”这位洛邱分析的倒是头头是道。

“至于看病嘛……则是我的个人私事,与本门派无关。”洛邱终于解释完了,长吁一口气。

“我们凭什么给你们看病,又不欠你们的。”牛牛回顶他,回复他刚刚的不敬。

现在的年轻人太不尊敬老一辈儿了——牛牛顶着一个萝莉的脸默默的想着。

“不要这么无情嘛?有事好商量啊。我们好好谈谈嘛。一码归一码,那个弟子已经被废去修为,逐出师门了。”洛邱一脸无赖的笑。

“你们尽管提条件,只要是我能够完成的我就一定满足你们。”洛邱又退让一步。

“行吧,条件你先欠着我们。我们要你以心魔起誓,必须兑现承诺。”牛牛下了狠招,没办法,这孩子虽然长得好,但是性格太油滑了,真让人不喜欢。

心魔起誓真的够狠,一旦发下毒誓,就必须允诺,否则将影响道心。道心乃修道的核心,一旦道心不稳,轻则会使修士修为大道就此终止永无晋升修为的可能,重则会使修士乱心堕入魔道。以千年以前的凌虚真人为例,他曾是大乘修为后期,离渡劫这一修为仅一步之遥,却最终受心魔影响堕入魔道,终被七大门派围剿。

“好了,说说你师哥的病吧。”郁白淡淡的开口。

“我师哥乃是我们昆山派千年难得一见的天才……”眼见洛邱就要滔滔不绝,郁白立马阻止道“说病况,不是说病人多么厉害。”

最后终于听洛邱叨叨完了。

郁白只从洛邱那位名叫易言的师哥的事情上感到心痛。为什么这些有情人就那终成眷属?什么破世界的破法则!